海地特輯之二 被奴役的歷史

作者﹕黃盛

一﹕La Isla Española

今日一半稱為海地一半稱為多明尼加共和國的海島從1492年開始被強納入西班牙的「屬土」之內﹐當時的哥倫布稱它為「西班牙島」(La Isla Española)。 當地的原居民泰諾 (Taino 或稱 Arawak﹕阿拉華) 稱該島為「艾地」(Ayti) 或「海地」 (Hayti)﹐乃多山或山區的意思。 建立殖民地之後﹐西班牙在新世界的政策是一邊宣揚天主教﹐一邊擴大殖民。 擴大殖民的手段是施行所謂的「強制性奴役制度」(Repartimiento de Labor)﹕自願到新世界殖民的西班牙本土出生者﹐可享有大幅土地﹐並有權奴役當地原居民。

1492年的原住民人口有多少﹖當時的 Bartoloméde Las Casas 主教稱有幾百萬﹐但誇張居多。 綜合各方的說法﹐當時的原住民人口應該有幾十萬。 但到了1550年卻只剩下150名原住民﹗(比較北美洲的原住民﹗) 不潔的歐人帶來的傳染病﹑混血交配﹑奴役﹑凌虐﹐以至屠殺都是導致悲劇結局的原因。 在泰諾人還沒有完全滅絕時﹐由於島上沒有黃金﹐西班牙本國政府基本上放棄管治「西班牙島」。

二﹕Saint-Domingue

雖然沒有金礦﹐西班牙島位處加勒比海﹐鄰近今日的佛羅里達半島﹐在以海軍實力為主導的十六﹑十七世紀﹐仍居戰略性位置。 在法皇路易十四的委託下﹐第一個法國殖民區建立於北端小島多魯土格 (Tortuga)﹐時為1659年。 這段時期﹐西班牙島的西半部 (即今日的海地) 通常被稱為「聖多明哥」(Saint-Domingue﹔中文翻譯同名﹐但非今日多明尼加共和國的首都 Santo Domingo)。 1697年﹐西班牙和法國簽署了里斯域條約 (Treaty of Ryswick)﹐將西班牙島的治權讓與法國。

十八世紀中期﹐被西班牙放棄的這個西班牙島成為西半球最富裕﹑最令人垂涎的殖民地。 當時全世界的咖啡﹐有60%來自法屬聖多明哥﹔法屬聖多明哥生產的糖佔了法國和英國入口的40%。 法屬聖多明哥對法國經濟尤其重要﹐法國的海外商業利益﹐法屬聖多明哥佔了三份之二﹔法國的外貿﹐法屬聖多明哥佔了40%。 但整個利潤瀉地的經濟系統卻是建立在奴隸制度之上﹗由於原住民泰諾人被滅絕﹐法國人從非洲買來大量奴隸以充填空虛的勞動人口。 到1791年止﹐島上的非洲奴隸人口大概有五十萬到七十萬之眾。 從此﹐最高的白人統治階級﹐中間是一個少數的白黑混血精英階層﹐最下的是一個極度貧窮的黑人大多數。[註1]

值得一提的是﹐巫術 (voodoo) 就是這樣傳入島上的。

更值得一提的是法屬聖多明哥的奴隸制度尤其苛虐﹐很少奴隸 (特別是男性) 活到生育下一代的年齡。

三﹕Maroons 的抗爭與 Mulattos 的起義

苛政之下﹐矛盾對立是必然的事。 法屬多明哥的抗爭始於出逃的黑奴﹐稱為「逃逸者」(maroons)。 他們組織起來﹐躲在山林之中﹐以打遊擊的方式襲擊種植場的白人場主﹐一方面奪取武器﹐一方面為了報復。 當時最著名的逃逸者領袖是弗朗索瓦.馬坎都 (Francois Macandal)﹐抗爭了六年 (1751-1757)﹐最後被捕﹐1758年被法人燒死在火刑柱上。 傳說中的馬坎都是名巫師。 歷史中的馬坎都引用非洲的傳統和宗教激勵他的追隨者。

1789年﹐法國大革命。 自由﹑平等﹑情義的觀念傳入法國的海外殖民地。 巴黎的國民議會 (L’Assemblee nationale) 要求島上由白人組成的殖民議會 (L’Assemblee coloniale) 賦予納稅的有色人種 (gens de couleur) 選舉權。 能夠納稅的有色人種通常是白黑混血兒﹐即所謂的 mulatto。 殖民議會拒絕﹐結果導致法屬多明哥的第一個白黑混血兒起義﹐發生於1790年﹐領袖是榮遜.奧榭 (Vincent Oge)。 雖然失敗了﹐但在黑奴之間的迴嚮極大。

四﹕奴隸的革命與海地獨立

這段期間﹐島上的黑人領袖已經為自由密謀多年。 奧榭領導的起義失敗之後﹐黑人社區內更加群情洶湧。 1791年8月中﹐在巫師普克曼主禮下﹐弗朗索瓦-多米尼克.杜桑.盧維杜爾 (Francois Dominique Toussaint Louverture)﹑杜地.普克曼 (Dutty Boukman)﹑喬治.比艾蘇 (Georges Biassou) ﹑尚弗朗斯瓦.巴比容 (Jean Francois Pappilon) 等黑人領袖在一伏都 (voodoo) 儀式中插血為盟﹐8月22日即爆發龐大的1791奴隸叛亂﹐在島的北部展開。 據估計﹐有一萬黑奴及二千白人被殺﹐超過一千個種植場被毀。 由於缺乏槍砲﹐叛亂還是失敗﹐但卻掀起狂潮﹐使1791年的奴隸叛亂變為海地革命的第一章。 1804年1月1日﹐海地宣布獨立﹐成為世界歷史上第一個自由的黑人共和國。

革命之初﹐比艾蘇旗下有一名尚雅克.德薩林 (Jean-Jacques Dessalines)。 他的原名是「尚雅克.杜哥羅」 (Jean-Jacques Duclos)﹐在北部的蔗園為奴。[註2] 後來被一個名「德薩林」 (Dessalines) 的自由的黑人買了﹐改姓為「德薩林」。 尚雅克.德薩林為他的新主人工作了三年後便出現1791年的奴隸起義。 德薩林參加起義。 最初﹐德薩林在西班牙軍中服役﹐對付法國人﹔1791年﹐法國人宣布取消奴隸制度﹐德薩林乃跟隨當時的主導人物盧維杜爾轉換陣營﹐幫法國人打西班牙人﹔1802年﹐當知道法國政府意圖恢復奴隸制度時﹐德薩林等再次反過來打法國人。 由此可見﹐對德薩林和盧維杜爾這些領導人物來說﹐消除奴隸制度﹐恢復非裔奴隸的自由是決定性的目標。

盧維杜爾特別嚮往法國大革命的理想﹐設立一個憲法委員會﹐寫了一部憲法。 1801年﹐盧維杜爾攻陷西屬聖多明哥 (Santo Domingo)﹐宣布取消奴隸制度﹐並於同年實施憲法。 1802年﹐拿破倫意圖恢復奴隸制度﹐派大軍上島﹐收復大部份的失地。 兵臨城下﹐盧維杜爾手下很多官兵變節﹐其他的則投靠德薩林一支的軍隊。 失意之下﹐盧維杜爾與法國簽下和約﹐條件是不能恢復奴隸制度。 簽約之後﹐盧維杜爾休退田園﹐法國悔約﹐俘虜盧維杜爾﹐送到法國﹐囚於東部杜省 (Doubs) 的肅堡 (Fort de Joux)。

盧維杜爾被捕後﹐德薩林繼續領導革命。 1803年4月﹐盧維杜爾死於獄中﹔5月18日﹐海地國旗誕生於阿卡耶 (Arcahaie) ﹔11月29日﹐法軍撤出海地。

1804年1月1日﹐海地宣布獨立; 10月8日﹐德薩林加冕稱帝﹐號國王雅克一世 (Jacques I)。 雖然德薩林在革命成功之後稱帝﹐他卻有個非資本主義的理想﹕「我要平慣分配國家財富」。 但他還沒有來得及實行這個非利益操控的理想便被刺身亡﹐時為1806年10月17日﹐開始了兩個世紀的政變悲劇。

2004年2月29日﹐民選總統尚貝特朗.阿里斯蒂 (Jean-Bertrand Aristide) 被美國中情局綁架推翻﹐成為海地獨立後的第三十三次政變﹗

五﹕美國的帝國主義介入

海地獨立之後﹐政局並沒有穩定下來。 歐洲各國和美國仍然覬覦這塊土地。

事實上﹐美國一直拒絕承認獨立自主的海地﹐原因是美國是個實行奴隸制度的國家。 海地黑奴的武裝革命顯然是每個施行販賣黑奴及壓逼政策的政府所懼。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以自由﹑民主﹑人權裝扮的美國憲法放在書架上耀眼奪目﹐但在適當的時候拿下來也無妨。

美國政府在什麼是候承認海地﹖1862﹗為什麼偏偏是1862年﹖因為美國內戰已經在一年前的1861年開打了。 美國的工業革命已經開展了﹐北部的工業需要大量的廉價勞工。 白人太貴了。 從下圖可以見到北方的紐約州﹑麻省﹑密歇根州﹑俄亥俄州﹑賓夕凡尼亞州等一個黑奴也沒有。 如果務農的南方不將龐大的黑人勞動人口釋放出來﹐美國工業難與英國爭奪市場。 解放黑奴只是出師之名﹐人權只是個晃子﹗美國從英人殖民之始即成為一個以企業為核心的帝國﹕圍剿北美原住民是為了土地利益﹑內戰是為了工業利益﹐此後美國對外的軍事介入或開戰﹐撇開自由﹑民主的美名﹐背後都有一個貪婪的企業利益做原動力﹗

美國的奴隸人口分佈圖 1840
(來源﹕ North Illinois University)

十九世紀中葉﹐美國國力漸長﹐擴張主義亦變本加厲。 1870年﹐美國第十八任總統格蘭特 (Ulysses S. Grant) 圖謀兼併多明尼加共和國﹐但被國會否決。 其後﹐美國希望在加勒比海建立海外軍事基地﹐要求海地讓予其西北角的小鎮毛聖尼古拉斯 (Mole Saint-Nicolas)﹐為海地拒絕。 1888年﹐美國派出海軍參予了一場意圖推翻海地政府的武裝叛變。 1892年﹐德國參予了對海地改革運動的鎮壓。 1914年﹐英國﹑美國﹑德國以保護僑民的借口出兵海地。 1915年7月28日﹐美國的海軍陸戰隊在海地首府太子港 (Port-au-Prince) 登陸﹐開始了長達十九年的佔領。 海軍陸戰隊的指揮官成為海地的最新統治階層。 海地被逼成為美國政府的傀儡國。 1918年發生大型的反美暴動。 美軍的鎮壓導致大概兩千海地人喪生。[註3]

長話短說﹐1957年﹐弗朗西瓦.杜華利埃 (Francois Duvalier) 開始了長達二十九年的杜華利埃王朝。 其兒子尚哥羅.杜華利埃 (Jean-Claude Duvalier)﹐在1971年繼位﹐年十九歲﹐成為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統。 兩人統治期間﹐有二萬到六萬人不正常死亡。 這個王朝正如冷戰期間各個獨裁政權一樣﹐都獲得美國政府的祝福和呵護。

1986年﹐在抗議政治腐敗和經濟剝削﹐綿延三月的大暴動之中﹐在坎城擁有別墅﹑巴黎擁有公寓﹐還有庄園和一輛法拉利的尚哥羅.杜華利埃出逃法國﹐過其消遙的寓公生活。 杜華利埃王朝遺下的海地成為西半球最貧窮的國家﹐人均年收入少於四百美元﹗但要留意﹐在一個財富極端不平衡的國家中﹐人均收入必然是一個向上膨漲的數字﹔對大部份的市民來說﹐實際收入必定比這個數字少得多。 此外﹐六百萬的人口之中﹐80%是文盲。 三份之一的海地兒童過不了五個生日﹗海地人的平均壽命為五十三歲。 這一切﹐對滿口「仁義道德」﹑「人權」﹑「民主」的美國人來說﹐都沒有問題﹗

不單如此﹐到了2004年﹐美國繼續為了自己的利益推翻了海地的民選總統尚貝特朗.阿里斯蒂。

要了解今日海地的災難﹐必須有這個基本的認識!

六﹕救災還是佔領﹖

直至今日為止﹐地震後已有十日﹐除了白宮昨日發放的一個宣傳片段之外﹐我們還見不到美國有任可實質的拯救行動。

海地的七級地震過後﹐仁慈的美國給予海地的救援竟是荷槍實彈的大量駐軍﹐總指揮是美國南區軍指揮部 (US Southern Command﹕SOUTHCOM)﹐而不是任何救援組織﹗

這個問號必須解答。


註釋

[註1] 在香港殖民地出生的對這種統治方式和階級分野都應該深有體會。

[註2] 當時島上的奴隸制度傳統一律抹殺掉黑奴原來的名字。 黑奴跟主人姓﹐名字由主人賦予。

[註3] 在這段期間﹐美國出兵干預拉丁美洲各國 – 墨西哥﹑古巴和巴拿馬 – 內政。 在美國第二十八任總統伍德羅.威爾遜 (Woodrow Wilson) 任內﹐美國一直駐軍尼加拉瓜﹐由美國駐軍挑選尼加拉瓜的總統。 不單如此﹐美國更強逼尼加拉瓜簽署白賴仁-查莫羅條約 (Bryan-Charmorro Treaty)。 根據該條約﹐在尼加拉瓜興建的所有運河﹐美國皆享有「永久」的使用權﹗更甚者﹐美國在豐塞卡灣 (Gulf of Fonseca) 的海軍基地享有九十九年期的續約權利﹗如同十九世紀末﹐大英帝國享有九龍界限街以北的九十九年「租借期」﹗

2010.01.23〈大國民〉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