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1月22日﹕在無知中迎接下一場核子戰爭

今日是年三十,辛卯年的最後一天。

今年立秋左右,世界政局在美英以色列及北約的操控之下進入了新危機,時刻閃現變數,世人對此危機的嚴重性毫無知覺。我們封筆四個月,抽身傍觀,追查新聞,希望能夠準確預測來年的全球政經危機。今日向大家做個報告。

(諷刺的是,在封筆期間,〈大國民〉的讀者竟然有增無減,不知是讀者鼓勵我們封筆還是讀者對我們的觀點及詳舉資料來源的評論風格的認同。我們當然自私地以後者自勉。)

世界對美國及以色列的縱容一如廿世紀三十年代歐美各國對納粹德國的縱容。對霸凌行為視而不見就是對霸凌行為的認可。廿世紀五十年代之前,歐洲各國以「自由貿易」及「(以猶太基督教) 教化落後民族」之名霸凌 (殖民) 非亞美洲,予取予攜。廿世紀五十年代之後,當殖民主義失去教化落後民族的光環之後,聰明的美歐各國轉而以「自由市場」及「民主」之名繼續殖民世界。

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有句名言﹕「奴役一個民族有兩個方法。一用刀,二用債。」(There are two ways to enslave a nation. One is by the sword. The other is by debt.) 此話說於西元十八世紀,有讀歷史 (是「讀歷史」,不是「被灌輸歷史」﹗) 的讀者反觀過去五百年世界歷史中歐洲與非洲的關係、歐洲與南北美洲的關係、歐美與亞洲的關係、歐洲與澳洲的關係,看近五百年的世界歷史走向有沒有絲毫偏離此名言定下的軌道。

為什麼要全球一體化﹖為什麼全球一體化的核心組織是世銀和世貿﹖世銀的主要功能就是借貸。借貸的條件是由世銀決定借款國的政經社結構,因此而使借款國喪失主權﹗世貿的主要功能就是仲裁國際貿易糾紛。仲裁的主要功能是撤消第二及第三世界成員國的關稅,及政府對幼兒工業 (infant industries) 的補貼,使這些國家失去與發達國家競爭的能力。這就是新自由主義市場經濟的主要內容和目的。跟著我們要問的是主導世銀及世貿的是誰﹖這個問題的答案並不令人詫異。主導世銀及世貿的都是北約成員國。奴役一個民族有兩個方法。一用刀,二用債。

在歐洲知識份子嚮往「自由貿易」及「教化落後民族」的時候,歐美各國用刀奴役他國民族。今日,歐美知識份子嚮往「自由市場」及「民主」,歐美各國便改用債務奴役他國民族。「經濟制裁」是今日美歐奴役他國民族的副手段。「經濟制裁」製造「人為的貧困」,並將此「人為的貧困」歸咎於政治制度失敗 (即所謂「沒有民主」﹗),也只有白痴者才看不清箇中關係﹗受害國古巴及伊朗是當前最佳例子。

但歷史總有難以預料的一面。廿一世紀開展了地區性民族主義與新殖民主義的直接抗爭。

美國和以色列(﹖)製造了對自己的恐怖襲擊之後,以此為借口侵略伊拉克為美國﹑以色列﹑英國及北約實行中東重新劃界之始。在以色列佔領黎巴嫩南部時,英美以色列便私下提出「大中東」(Greater Middle East) 概念。這個名詞中要重劃中東國界的意圖太過外露了,太不尊重他國主權了,因此在2006年6月,當時的美國國務卿賴絲訪問特拉維夫時提出「新中東」(New Middle East)一詞,以取代太過妄顧國際法及國家主權的「大中東」。[註1] 但事實上,「新中東」的概念早在賴絲鸚鵡學舌前十年便出現在一份名為「A Clean Break: A New Strategy for Securing the Realm」,諢名「ACB」。這份文件的作者包括 Richard Perle﹑ James Colbert ﹑Charles Fairbanks﹑Douglas Feith ﹑Robert Loewenberg ﹑David Wurmser ﹑Meyrav Wurmser 等,日後都進佔美國政府﹑傳媒及學界要職,被稱為「新保守主義者」。[註2] ACB 的操作概念是「建設性混亂」(constructive chaos),即在人家的地方製造混亂,從而取得對己有建設性的利益。製造混亂的地方包括巴勒斯坦轄區﹑黎巴嫩﹑敘利亞﹑伊拉克及伊朗等國﹔建設性利益指為以色列擴張領土及種族滅絕巴勒斯坦人,及為美國﹑英國和西歐控制原油供應管道。以色列對加沙走廊的長期封鎖及經常性轟炸,還有的是近期收窄巴勒斯坦漁民的捕魚區,槍擊漁民及沒收漁船[註3],就是製造建設性混亂的實例。

但2010年末及2011年初的北非民族主義覺醒向西漫延至摩洛哥,向東漫延至約旦和沙烏地阿拉伯,始料未及,美英歐及以色列被逼對中東和北非進行微型管理 (micro-management)。

在全面接收美歐主流傳媒的宣傳訊息之下,白痴者只見到「民主大潮」,幼稚地高喊「茉莉花革命」- 一個被突尼西亞公共知識份子唾棄的口號 – 不見南美 (波利維亞﹑委內瑞拉﹑巴西等) 及中東的民族主義復興。

突尼西亞和埃及革命「成功」之後,西方列強做了兩件事。一,西方傳媒集中報導非西方盟友利比亞和敘利亞的「民眾運動」及發放不實流言,顛覆利敘兩國。利比亞已去,敘利亞為理所當然的下一目標。對西方盟友巴林﹑也門﹑約旦﹑沙烏地阿拉伯﹑摩洛哥的真實的民眾運動和當地政府實施的殘暴鎮壓幾乎不作報導,亦無大字標題。相關報導完全不作頭版處理。二,軍事上,美國加強對巴林﹑約旦﹑沙烏地阿拉伯等國的武器銷售。

由於巴林﹑也門﹑約旦﹑沙烏地阿拉伯﹑摩洛哥等地的民眾運動毫無息止的勢態,利比亞瞬間陷入內戰,埃及和突尼西亞死灰復燃,種種跡像顯示,美國﹑英國﹑北約和以色列已走出微型管理的模式,回歸原定的建設性混亂操作系統,而且是極端式的建設性混亂,一次性重劃中東國界,矛頭直指伊朗,要解決的「國家」有四個﹕伊朗﹑敘利亞﹑黎巴嫩﹑巴勒斯坦。

十個月前的〈巴勒斯坦文件〉揭露了奧巴馬及法塔赫出賣了巴勒斯坦人民[註4],法塔赫被逼與哈馬斯和解,組成聯合陣線,並於九月申請成為聯合國會員國。巴勒斯坦申請入聯合國成為以色列的燃眉之急,促成新一輪軍事冒險主義的復活。

了解美國侵略外交的都知道,美國對侵略目標總是宣傳先行﹕

(1)首先是妖魔化目標政府﹔

(2)繼而宣傳美國對目標國人民的友好﹔

(3)第三步是在幕後製造一個偽國際性同盟(即北約)及威逼利誘反對侵略的國家,造成一個投棄權票現象﹔

(4)最後一步是挑釁目標國,逼使目標國開第一槍。

第一步已經走了。先借IAEA誣陷伊朗開發核武,後誣陷伊朗密謀暗殺沙烏地阿拉伯駐美國大使。最有想像力的技倆是游說(﹖)伊朗女演員哥絲芙塔.法拉翰尼在法國為〈費卡羅女士〉雜誌拍「藝術裸照」,導至伊朗政府禁止她回國。法拉翰尼聲稱她要抗議伊朗的衣著律例。[註5] 問題當然不在「裸」或「藝術」,而是一個伊斯蘭習俗,與加拿大的基督教習俗規定女性在公共地方不擁有男性赤裸上身的權利一樣。慣被洗腦者對伊朗伊斯蘭政府的反應當然憤而慨之,視為野蠻﹗

第二步亦走了。奧巴馬的私人公關〈赫芬頓郵報〉接連兩個星期宣傳伺伏伊朗沿岸的美國戰艦拯救了伊朗漁民云云。[註6] 這個星期,伊朗電影獲提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張藝謀的〈金陵十二釵〉名落孫山。[註7]

第三步亦走了。溫家寶總理在新年前匆匆出訪沙烏地阿拉伯﹑阿布扎比和卡塔爾是否意味著中美已達成默契,中國那充滿智慧永不動搖的「韜光養悔」偉大國策再次勝利凱旋﹖

最後一步亦走了,2011年12月11日,美國/以色列/英國公然刺殺伊朗平民 – 一名核子物理學家﹗但這不是第一次,也不可能是最後一次。趁中東亂像剛起,美國/以色列/英國在2010年1月12日便開始暗殺伊朗平民科學家。第二次是2010年11月29日,第三次是2011年5月24日,第四次是2011年7月23日,第五次是2011年11月12日,第六次是2011年12月11日。今次已經是第七次﹗[註8] 「香港民主之父」,宣揚仁愛的天主教徒,出席人家的聽證會的李柱銘大律師,為什麼對這種明目張膽的恐怖主義沉默是金﹖香港那些高談闊論「普世價值」的泛民為什麼不到美國駐港領事館抗議﹖難道你們的「普世價值」只有地區性的價值﹖

美國和以色列是當今世界最無法無天的兩大流氓國家,對伊朗動武已經進入倒數階段。為了借機清剿巴勒斯坦人﹑擴大領土及鞏固以色列主導中東的地位,以色列是十分可能會動用核武的,而美英歐則假裝以方沒有通報而借機壟斷伊朗原油。

這場戰爭很可能是潘多拉的盒,沒有人能袖手傍觀。但口口聲聲講「民主」的先進人士偏偏最喜歡袖手傍觀。

我們肯定伊朗電影〈分居〉一定會取得今年奧斯卡的最佳外語片獎。

這是一個政治訊號。

只要〈分居〉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一獎,美國/以色列/英國打伊朗便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事實。

之後,中國便是北約統治全球的唯一障礙。但顛覆中國也不難,因為我們的大學教授們總是對中國人民諄諄善誘,叫我們不要把美國的善良扭曲並誇大為威脅。

祝大家新年無知快樂﹗


註釋

[註1] Mahdi Darius Nazemroaya: Plans for Redrawing the Middle East: The Project for a “New Middle East”, Global Research, November 18, 2006。

[註2] Hesham Tillawi (PhD): The New Middle East – 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
you might actually get it., CurrentIssues TV, December 20, 2006。

[註3] Sasha Gelzin:In Gaza, fishermen are under constant attack for trying to make a living, Mondoweiss, September 29, 2011。香港新聞業有報導這條消息嗎﹖放在主要版位還是報屁股﹖

[註4] 奧巴馬推翻了巴勒斯坦與以色列過去三十年的談判成果及協議,堅持從頭開始。如果每個美國總統堅持在他的任內,巴以談判的歷史一筆勾銷,必須從頭開始,巴勒斯坦人的立國將永不可能。奧巴馬開了一個先例,再次證明了我們對他的判斷﹕他是個偽自由派,一個比列根和小布殊更右翼的新保守主義者,他一直在玩一個以自由派(liberal)形像競選但當選後對共和黨軟弱的遊戲,做成一個被逼執行右翼政策的假像。事實上,小布殊政府後期不得人心,也只有奧巴馬這個偽黑人﹑偽自由派才可以繼續右翼的對外擴張政策。一切早有安排,愚蠢的美國人被玩弄於股掌之間而自以為行使了民主的投票權﹗法塔赫則向以色列叩頭,為以色列提供哈馬斯的情報,方便以色列打壓哈馬斯。

[註5] Madame Le Figaro magazine,January 2012。

[註6] Huffington Post: Iranian Fishermen Rescued by U.S. Navy, Again, January 18, 2012。

[註7] 張藝謀的〈金陵十二釵〉名落孫山。是當然的事。作為美國政府的宣傳部荷里活,政治背境的深厚,不是吳宇森及李安之流能了解。奧斯卡為美國政府的國策服務早已不是秘聞。無知是不聞不問不查找資料的直接結果。在圍堵中國的此刻,不能宣揚中國是二戰時被侵略的受害國的歷史。中國人,你死心了吧﹗同理,今年紀念珍珠港被襲,奧巴馬隻字不提日本,因為當年對侵略者是今日美國圍堵中國的盟友﹗

[註8] Haaretz: TIMELINE / Mysterious deaths and blasts linked to Iran’s nuclear program, 11.01.12。

2012.01.22〈大國民〉首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