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3月18日﹕政評,兩個字。

在2012年1月22日的編輯月誌中,我們大膽預測伊朗電影〈分居〉會獲得今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2月26日,〈分居〉獲得第84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這一點也不出奇,只要明白奧斯卡是美國國家機器的延伸,為美國政權的外交政策做公關,預測準確是應該的。[註1]

(美國和以色列侵略伊朗的宣傳前奏至此已經全部完成﹗)

舉一個補充性質的例子,美國一直是實施種族隔離政策的南非白人政權的背后支持者。1963年,聯合國安理會通過對南非白人政權實施自發性武器禁運,美國不單繼續維持為南非的最大貿易伙伴,更與英國合成為對南非的最大武器銷售國。1974年,聯合國大會表決驅逐南非出聯合國,但美國聯同英國及法國否決了全球的決定 (普世價值﹖)。1977年,聯合國決定將自發性武器禁運改為強制性武器禁運,美國取巧地改為向南非白人政權銷售方便監控及可改裝為攻擊性武器的電腦及電子儀器。一九七十年代,李小龍的電影激發了第三世界國家人民的民族主義情緒。踏入一九八十年代,國際社會氣候開始凝聚成一股反南非白人政權的強大力量,對在背後支撐南非白人政權的美國和英國形成壓力。1986年,〈走出非洲〉贏得七項奧斯卡獎,包括最佳電影,釋放出美國對南非政策的正式更弦易轍的訊號。失去了美國的經濟和軍事支緩,南非白人政權迅速解除戒嚴 (1990),釋放曼德拉,總統德克勒克與非洲人國民大會進行和解談判。

為什麼我們說對了﹖因為我們努力立足於政治和歷史的脈絡中做評論。

2010年6月,民主黨議員頭票支持香港政府的政改方案,我們認為民主黨和港府打了一場漂亮的仗,在泛民陣營卻引起軒然大波,社民連﹑公民黨等慌忙指控民主黨出賣了「他們的民主」云云。7月6日,「民主打手」之一,吳志森在明報撰文,以民革的筆觸狙擊民主黨,聲稱「民主黨顯然低估了民眾的憤怒」。我們即時寫了一篇評論,暴露其弱智的民革手段,並且用具體事例證明是「社民連 (之流) 低估了民眾的憤怒」。到2011區選,揭盅時刻一到,泛民明星級候選人幾全下馬,最大輸家是社民連﹗事實證明了「民主打手」的胡說八道。[註2]

為什麼我們說對了﹖因為我們不被意識形態牽著鼻子走。

在上述一役,公民黨的「梁家傑說,結果顯示港人認同公民黨路線,而且政改後面目模糊的『泛民』,漸漸分成3條路線,有助擴大爭民主的版圖」,我們即時批評吳靄儀﹑陳家洛﹑余若薇及梁家傑等的膚淺和自以為是。區選結果卻與我們的論述一致,狠狠地刮了自命「藍血」的公民黨一大巴掌。公民黨派出41人參選,30名新人及黨領導層全軍覆沒,得勝率為17%,較原有議席少五席,而得勝的都屬現任議席。「港人認同公民黨路線,而且政改後 … 漸漸分成3條路線,有助擴大爭民主的版圖」了嗎﹖真是痴人說夢話。泛民中唯一得以自保的是誰﹖民主黨﹗梁家傑自我想像出來的第三條路線和浸會大學陳家洛教授浮誇的虛構 – 「新民主運動」或「本土民主運動」- 即時醜態畢現。[註3]

為什麼我們說對了﹖因為我們的評論不是一廂情願的夢囈。

我們自去年便開始預測﹕「唐英年任香港行政長官,香港必然出事。唐英年做得一年,未必做得兩年」,並且分析其智商低下及其人格缺乏誠信。在香港政評圈中,我們很可能是第一個直言提出上述分析及指控的人。話口未完,唐英年立刻出事,一鑊接一鑊,完全吻合我們的憂慮﹗[註4]

2012年3月16日,香港特首選舉辯論中,唐英年在沒有準備證據的情況下指控梁振英在2003年的「高層會議」上,提出縮短商業電台續牌的牌照時間 (並引申為「打擊言論自由」,及梁在2003年政府的另一「高層會議」中討論硬推《基本法》23條時,曾說過「始終一次要出動防暴隊、催淚彈對付示威者」,再次暴露唐英年這個富四代無腦無謀,只識狗急跳牆。

正如葉劉淑儀的評議,她不單「沒有印象梁振英在行會說過以防暴隊對付示威者」的言詞,但行會內容理應保密,唐英年犯規的手法低劣。對我們來說,更重要的是唐英年自絕日後政府內部的合議工作。 沒有人敢在唐英年面前實話實說。唐英年這一招是自廢武功的陰招,打了出來,肯定與下屆特首無緣了。

為什麼我們說對了,因為我們對事不對人﹗

為什麼這麼多年來,在香港或海外,泛民或以民主為口號的學者﹑評論員從來沒有一貫性的準確預測﹖為什麼「中國崩潰論」﹑「中國房地產泡沫論」等可憐兮兮地一錯再錯﹖

政治評論與科學有同一個要求,必須有一貫性的準確預測能力。科學工作者用模型分析現象,並提出預測。如果預測準確,該模型為有效﹔如果預測不準確,該模型為無效。政治評論一樣,每一個評論背後都有一個模型,這個模型反映現實世界的政治運作。如果在這個模型的框架內提出的預測有連貫的準確性,此模型為有效﹔如果這個模型提出的預測沒有連貫的準確性或根本就沒有預測能力,這是個失敗的模型。

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同理。

可憐的香港學界卻擁抱著一個失敗的政經模型年年月月地做失敗的預測,哀哉。


註釋

[註1] 大國民﹕2012年1月22日﹕《在無知中迎接下一場核子戰爭》。

[註2] 大國民﹕《為民主黨和中央政府喝采》,2010-06-28﹔《民主黨顯然低估了民眾的憤怒? 》,2010-07-20。

[註3] 大國民﹕《食豬紅﹐屙黑屎 – 兼評公民黨的誤解》, 2010-07-22。

[註4] 大國民﹕《梁振英先生是下任香港行政長官的一個人選》,2011-09-16﹔《七一對管治智慧的啟示》,2011年07月02日﹔《再論下屆香港行政長官人選》,2012-02-04。

2012.03.18〈大國民〉首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