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3日﹕末日風情畫

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古瑪雅曆如是說。

這不是個真句,是西方文化中眾多假句之一。

瑪雅年曆以5,125年為一個周期,只此而矣。瑪雅文化中沒有末日的概念,今日瑪雅人的後裔亦沒有流傳末日之說。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沒有刻在瑪雅年曆之上,瑪雅文化中亦沒有說2012年12月21日或人類歷史中的任何一日是世界末日。

「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是誰說的﹖是西方人說的。西方白人跑到瑪雅遺址考古,發現瑪雅人的年曆只算到歐人的2012年 (即瑪雅人的5125年) 便沒有了,稍加聯想,便說2012年12月21日為末日,因為瑪雅人的年曆停在當年,沒有繼續寫下去。顯然,瑪雅文明與中國文明多有相近。中國的易經文化視歷史為一個周期性循環變化 (非重覆﹗),宋代大儒邵雍按易推演﹕以一元為十二會,一會三十運,一運十二世,一世三十年﹔故 30 x 12 x 30 x 12 = 129,600,宏觀下的一元為十二萬九千六百年,此為一個大周期。微觀下,十天干與十二地支對排,得一甲子為六十年。落在歐人手上,恐怕每六十年便一個 Armageddon (末日戰場之名﹔出處﹕古希臘版新約啟示錄)。

凡曆算按周期劃分,只需記出起點,約定算法及列出一個周期為例便為完滿。漫無止境地一個又一個周期寫下來是不可能 – 甚至是愚蠢 – 的事。造曆者必須在適當之處停下來,而最適當的地方顯然是周期告終之日/年。古瑪雅造曆者以5,125年為一周期,故停在周期最後一年,是自然不過的事。但歐洲文化背著猶太基督教的末日邪說,終日等待世界末日,有些瘋顛之徒甚至要製造末日,渴望其救世主的降臨,凡世紀末 (歐人的一千年),即以此恐嚇非基督教徒,以擴張基督教的領土。但1999已過,猶太基督教的政教體系等不了下個一千年,於是再次強姦一個在他們的殖民統治下消失的文明,歪曲古瑪雅人的曆法,將其曆法強行納入歐洲白人的「死亡邪教」(death cult) 的宗教範疇之內。這些鼓吹末日論的人,本應關入精神病院,卻因其以槍炮主導世界,因此得以以「宗教」之名,四處招遙撞騙。

末日論的始作踊者,首推基督教「提升」(rapture) 之說,即仁愛的基督教上帝要毀滅世界時,被寵幸的基督徒會被「提升」上天見他們的「天父」,在「永生」中相親相愛﹔非教徒則墮下地獄,在「永死」中承受無盡活痛。有趣的是,「rapture」一語的語源有「被帶走」﹑「被綁架」﹑「被強姦」等義,邪也邪在這裡。

中國傳統文化沒有這類恐嚇性論述。

瑪雅長老民族議會領袖瓦卡特‧烏蒂夫 (Wakatel Utiw) – 瑪雅曆的看守人,屈赫斯族 (Quiches) 瑪雅精神領袖 – 會清楚地告訴你,瑪雅曆沒有2012年12月21日為末日之說,而當日甚至可能不是這個循環的終結。[註1]

瑪雅年曆末日論可笑嗎﹖
可笑,因為其論缺乏理性基礎﹗

那麼﹕
相信猶太基督教的理性基礎在哪兒﹖
相信新自由主義市場經濟的理性基礎在哪兒﹖
相信普世價值的理性基礎在哪兒﹖
相信「民主」大晒的理性基礎在哪兒﹖

在《愛麗絲鏡中奇遇》的第五章,白棋皇后對愛麗絲說,她早餐前便可以相信六件不可能的事,誰都可以,只需稍加練習一下。

你早餐前相信了多少不可能的事﹖


註釋

[註1] Washington Blog: End of the World: Hear the 2012 Prophecy … Direct from the mouths of the Mayan priests. Global Research, December 09, 201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