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目張膽的插贓嫁禍

作者﹕黃盛

 

經過多年的佈局,中國共產黨對香港反對派 (就結果來說,亦即對整個香港﹗) 開刀了。

最新消息說,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及多名建制派議員分別收到「港獨」自日本寄出的「死亡恐嚇信件」,信內懸紅煽動他人暗殺鄭若驊﹑鄧如欣 (立法會補選時的香港島選舉主任)﹑陳婉雯 (新界東選舉主任)。警方于2018年03月28日 (昨晚) 表示,迄今共接獲五宗報案,收到一封有恐嚇成分的信件,經初步調查,暫列作刑事恐嚇案處理。

所涉及的恐嚇信有幾個「明擺著」的線索,串連起來,意圖清晰,莫能迴避。

第一條線索﹕「恐嚇信件」從日本寄出﹔第二條線索﹕「恐嚇信件」除了「中文」還使用了日文。

從日本寄出本身便是不必的。即使在香港寄出郵件亦不可能追查來源,顯然,從日本寄出「恐嚇信」的目的不在於掩飾來源,而在強調日本。用日文書寫恐嚇信更是意圖明顯。鄭若驊﹑鄧如欣﹑陳婉雯及「愛港愛國」的建制派議員都不懂日語,因此使用日文有何作用﹖其實背後的手法極為簡單,把信中的「辱華」字句與日本稍作聯想,即能得出中日兩國的在歷史的恩怨情仇。在這樣的一個「歷史」背景之下,「港獨」的罪孽便「歷歷在目」了﹗

但這個「設計」窩囊之處卻不在日語部份,而在中文部份。露餡的亦是「恐嚇信」中所使用的中文。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提出第二條線索時對「中文」一語加上引號。

「恐嚇信」中的中文是這樣寫的﹕

…「你剝奪冠聰的議員席之後,還把周庭踢出去,不就是要他們死兩次嗎﹖政治要顧全大局在是啊﹗」

…「把代表人民的一槍朝他們射下去吧﹗」

對不起,這是非常醜陋的政治運動 (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大煉鋼﹑工農學大寨﹑文革等) 語言。沒有接受過「新中國」教育的人是寫不出來的。香港這樣一個被英國人完全「思想殖民」了的地方是不可能寫出那種擁有一股鋪天蓋地般氣勢的文字的,港獨更加不可能。語言美學上當然也接受不了,但最核突和最不倫不類的是把羅冠聰親暱地叫作「冠聰」。香港人是不會這樣說話的。

騰訊新聞有一位網民頗為清醒,說﹕「这些薪耐人寻味!中文和日文。究竟是什么人在搞事?美国人?日本人?还是英国人?还是我们自己人?」另一位網民也意有所指,回道﹕「明白人。」

可惜鋪天蓋地的意見是卡门網民的文革語言﹕「按反分裂法,能杀一批就杀一批,不想杀的,先关二十年。」大概調查﹑證據﹑法律等等都無關痛癢了﹗

是誰在制造這種仇恨﹖

過去仇恨財主地主﹑大右派﹑知識份子,今日仇恨「精日」﹑「港獨」。我們常常說二十世紀的美帝總在制造敵人,我們新中國不也在長期制造敵人嗎﹖但顯然美國人比我們聰明。他們的敵人都在國外,因此他們可以侵略他國;
我們的敵人卻總在內部,因此被摧殘的總是父母兄弟姊妹﹑麻雀﹑山林 … 自己的家園。

所謂的「恐嚇信件」,明顯所謂的「恐嚇信件」,插贓嫁禍,也是駱駝背上最後的一根稻草。

今日香港問題的根源不在香港人,而在中國共產黨,因為中國共產黨人的基因喜歡玩手段﹑搞籠絡,一時大鳴大放﹑一時陰謀陽謀。

如果到了今時今日還不能明白現代國家的觀念,對不起,我在這裡向你投一張反對票﹗

 

 

One thought on “明目張膽的插贓嫁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