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吧 – 社會主義新中國!

作者﹕黃盛

 

根據同名小說改編,由意大利導演 Luca Guadagnino 拍成電影的 You Can Call Me By Your Name 被 2018年北京國際電影節審查委員會封殺了,因其描述同志關係之故。

如果我手頭上的資料為正確的話,在新中國,同性戀在1997年前還被定性為「非法」,2007年前被視為一種「精神病」,至今仍被當作「不正常」。無獨有偶,當年法西斯統治下的意大利,同性戀者與左翼人士同樣是墨索里尼逼害的對象,而今日歧視同志群體的大都是基督教及伊斯蘭教的基要主義者﹔因而誘使我提出一問﹕先進的社會主義社會先進在哪裡﹖

當然還有其他更尖銳的問題可以提出。

譬如﹕今日的社會主義新中國與當年的法西斯意大利有什麼分別呢?

又或者﹕今日的社會主義新中國與基要主義宗教 (如基督教及伊斯蘭教) 有什麼分別呢?

當國際科學學界己經毫無懸念地指出同性戀是生物界的一個正常現象,正如白人之外還有黑人、黃种人,我們的社會主義領導們卻堅持歧視同性戀者,正如過去的領導們堅持反右、反知識份子,堅持階級鬥爭 … 一樣。

以宅男為業的領導們似乎還沒有意識到,當我們視同性戀者為「不正常」的同時,按相同的原則 (能普遍應用才能謂之「原則」!),白人能否以同樣的理据歧視非洲人种,以至黃色皮膚的華夏子孫呢? 歷史悠久的資本主義能否以同樣的理据歧視 … ? The list goes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

北京的領導們,你們要把中國建設成一個龐大的教會嗎?

屁股可能有其他用途,但思考絕非其一!

後記一﹕懷念帕索里尼 (Pier Paolo Pasolini) 重新詮釋古希臘悲剧的電影。

後記二﹕當大家害怕跟同志們扯上關係時,這是否也是一種歧視?美國上世紀五十年代麥卡鍚主義時期對左翼份子的逼害在荷里活做成一種遠離紅色人士的現象,或許可以說是一种種 passive discrimination 吧!

後記三﹕這時我又想起日本導演大島渚的最後一部電影《卸法度》。片中把日本武士之間的關係詮釋為一種同志關係,徹底地顛覆了日本傳統的武士文化。我弱弱地想了一下,社會主義新中國男性之間豪邁的白酒文化是否也可以略予顛覆一下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