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堀起﹕從印鈔到量子技術

作者﹕黃盛

 

《南華早報》作者陳冰琳(Stephen Chen)最近的兩篇「報導」顯然大有問題。一篇為〈為什麼其他國家賦予中國印鈔執照〉(2018年08月12日)﹔另一篇則為〈中國的量子發展計劃積極進取,唐納德.特朗普想依樣劃葫蘆〉(2018年09月28日)。

按第一篇文章所述,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掌握了一帶一路的機遇,獲得多國合同,為好幾個國家印刷鈔票。這些國家包括泰國﹑孟加拉﹑斯里蘭卡﹑馬來西亞﹑印度﹑巴西﹑波蘭。《環球時報》(2018年08月15日)對港媒的這篇文章做了跟進,以〈中企為多國印鈔威脅到國家安全?印度人的神經繃不住了〉為題,嘲諷了中國人口中的「阿三」,但內文卻如此報導﹕「14日,《環球時報》記者聯繫到保定鈔票紙業有限公司(中印的印鈔厂),該公司市場部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該公司為保密企業,不是一般社會意義上的市場性企業,不方便對外接受采訪,公司也沒有負責對外聯絡的新聞部門。江蘇昆山鈔票紙業有限公司(中印的另一印鈔厂)的電話則一直無人接聽。」令人疑惑的是,既是保密企業,生活在北京的陳冰琳先生如何得悉保定鈔票紙業有限公司及昆山鈔票紙業有限公司為諸如印度等國印刷鈔票﹖

感謝太太的「檢舉」,做了一下調查即發現《波蘭國家銀行》(NBP ﹕Narodowy Bank Polski)的發言人馬切伊‧安特斯(Maciej Antes)先生當日已正式公佈並否認了陳冰琳的文章。《波蘭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 Poland)翌日以〈波蘭紙幣在中國生產?NBP作出譴責〉(Polskie banknoty produkowane w Chinach? NBP dementuje)為題作出報導。08月14日,《今日印度》以〈報告稱中國為印度印鈔,政府否認〉為題指出印度財政部亦已正式否定《南華早報》的「報導」。事實上,自2011年起,隸屬波蘭內政部的PWPW(Polska Wytwórnia Papierów Wartościowych)即陸續為巴拉圭﹑洪都拉斯﹑多米尼加共和國及危地馬拉,並且為厄瓜多爾和洪都拉斯印製護照。

〈為什麼其他國家賦予中國印鈔執照〉的基本資訊明顯出錯,作者有問題,南早的編輯同樣有問題﹗

關於量子技術的文章則有這樣的開場白﹕「據說模仿是最真誠的奉承。在見到中國以國家為主導的推動,力爭成為量子技術領域的世界領袖之後,美國似乎將大大地恭維北京,並予以仿效。」中國彷彿瞬間便從模仿大國一躍而成科技領袖,中國製造2025早到七年。

如果文章的意思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府主導科研是一項創舉,美國開始跟風,那當然又是一大錯誤。首先,蘇聯自建立政權起即以中央集權式主導全國社會的各個領域,包括經建﹑科研﹑人文學科等。所以,踏入現代社會,如果政府主導科研屬創舉的話,當以蘇聯為馬首是瞻﹔四九之後,大陸社會的各個領域同樣由政府主導,也是跟風。在冷戰進入高峰的二十世紀六十﹑七十年代,美國的阿波羅探月計劃亦是一個由美國政府主導的科研項目。那麼2003年正式啟動的中國探月工程是否對美國「最真誠的奉承」﹖我認為不是,那麼為什麼今日(2018)美國的《國家量子信息科學戰略概述》(National Strategic Overview for Quantum Information Science)卻成為仿效中國的舉動呢﹖陳冰琳的文章報稱,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合肥)物理學院量子信息重點實驗室的物理學家李海鷗先生在閱讀了該份文件後表示那是美國「抄襲中國」云云,彷彿中國人霎時便立在自信的峰巔了。

《南華早報》的文章提到「量子衛星」一詞,其他的中文報導亦然,恐怕遭人誤解的多。「量子衛星」的全稱是「量子科學實驗衛星」,是一顆普通的衛星。該衛星不是一顆「量子」衛星﹗墨子號只是一顆普通的衛星。據稱潘建偉的團隊在地面站和這個衛星上進行了量子加密實驗,並取得成功。

密碼學的原則可以如此簡單解釋。在我們能夠經驗的物理世界裡,羅密歐向朱麗葉發一條加密信息,內容是「朱麗葉,我愛你」。加密的方法可以是顛倒信息,即「你愛我,葉麗朱」。朱麗葉對信息解密後便獲得原來的信息。所謂的量子密碼學,其依據是W.海森堡的量子系統不確定性原理,以及W.Wooters和W.H.Zurek的量子態不可克隆定理。(順便說一下,W.H.Zurek是波蘭物理學家,後來移居美國。)我們同樣可以簡單地解釋量子密碼學﹕讓我們這樣說,量子態很「纖弱」,一旦受到干擾,譬如「被觸碰」(是個譬喻﹗),即改變其原來狀態。因此黑客一旦嘗試黑入(觸碰)某量子系統,即做成干擾,並因而改變了該量子系统內的量子態,即改變了原來的信息。

「量子之父」潘建偉稱他們的量子通訊技術「絕對安全」,並不真確。暫時來說,我們雖然做不到完善性克隆,但非完善性克隆卻是可行的﹔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考日本大學北島雄一郎教授的〈代數量子理論中的非完善性克隆操作〉(Imperfect Cloning in Algebraic Quantum Theory / Foundations of Physics, 2015:45(1)62-74)。某種程度上的量子拷貝已非新鮮事物。再說,即使干擾(如竊聽)能改變量子態,這並不妨礙對方對你的信息持續干擾﹔換句話說,雖然黑客不能獲取你發放的信息,但信息的預定接收方亦同樣「持續」不能獲取該信息﹗這樣的「絕對安全」,何用之有﹖

北京大學物理學院的王國文教授在《科學網》上撰文稱潘建偉的量子通訊是個騙局,好幾篇文章都被屏閉掉。我們無需同意王國文教授的意見,但這種學術上的異義也要粗暴擠壓,只能讓人慨嘆權力﹑政治﹑學術還沒有分家。

今日中國的學術界很難不與經濟利益掛勾,所以科學以外,還必須談一下低調而神秘的《科大國盾量子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科大國盾》是一家以潘建偉團隊的量子通信技術實用化為基礎的公司,是國內最大的量子通信設備制造商和量子信息系統服務提供商(當世界頂尖科學家們自認對量子力學還沒有摸清底勢的時候,我們中國已經生產量子產品了﹖),去年起開始接受安徽證監局IPO上市輔導,市場估值已達100億元。2009年,在中科大「成果轉化」的鼓勵下,潘建偉作為創始人和首任董事長發起設立安徽量通(即科大國盾前身),持股11.01%,為最大自然人股東。2016年12月16日,《科大國盾》第一屆董事會第八次會議上,潘建偉將名下270萬股股份轉讓給予樓永良、《國元股權投資有限公司》和《樹華科技發展(深圳)有限公司》等,價格為130元/股,套現351,000,000人民幣。上述資料來源為﹕

中國銀河證券(2018年08月27日)﹕ http://big5.chinastock.com.cn/yhwz_about.do?methodCall=getDetailInfo&docId=6361828

證券時報網中國(2018年08月27日)﹕ http://stock.stcn.com/2018/0827/14469440.shtml

新浪財經(2018年08月27日)﹕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newstock/zxdt/2018-09-05/doc-ihiixyeu0265386.shtml

2017年,「巴鐵之父」白志明落網,七年圈了48.86億。同年,河北科技大學的韓春雨撤回一年前刊登在《自然•生物技術》的基因編輯技術論文。河北科技大學通報表示,經調查,未發現韓春雨團隊有主觀造假情況。基於歷史原因,內地有自己一套的語言。不知什麼叫「主觀造假」。

不知什麼時候,中國成為一個起哄的社會,「唱好」永遠政治正確。

但細想一下,一個無間斷偉大的國家,摔下來會摔得很慘,背後「功臣」必然有寫手歌功頌德的背影。

5 thoughts on “大國堀起﹕從印鈔到量子技術

  • 2018-10-03 at 3:18 pm
    Permalink

    提个问题,当今世上掌握尖端科学技术的国家中,存在有当涉及国家利益安全的方面,会把政治利益、权力、学术严格区分开的?个人极为怀疑。

    量子物理我只接触过平民科普(上限霍金三步曲)的水平,不清楚量子通讯欺骗的可能几率有多高,但似乎目前算是最接近0的一种?且通讯欺骗和通讯干扰截断,必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需求,而应对方式的需求也必然不同,因此所谓的安全性可以比较吗?我很疑惑。喜欢看谍战片的应该很清楚我想表达什么。

    Reply
    • 2018-10-03 at 3:27 pm
      Permalink

      还有句,大陆这政权,和世上其它政权比,其它的优点它未必有也未必没有,同理其它的缺点也未必有和未必没有;它不比其它更好,也不比其它更差。政治,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并不因人种或地域会有什么根本区别不是么。

      Reply
      • 2018-10-09 at 3:34 pm
        Permalink

        “政治,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并不因人种或地域会有什么根本区别不是么。”在这个结论之前请先详述“大陆这政权”和“世界上其他政权”的异同。

        Reply
    • 2018-10-09 at 3:30 pm
      Permalink

      所以你想表达的是一个现实问题的疑惑还是编剧视角的故事漏洞?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