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一個懸崖性指標

作者﹕黃盛

 

一﹕前言

美國的2018年中期選舉結束後及結果出爐當刻(11月17日),我在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個短評﹕

(1) 就我對美國政治的了解,大家不用過度解讀美國中期選舉﹔中期選舉結果不會對白宮的外交政策方向有實質的影嚮。今次民主黨勝出,佔據了眾議院的大多數並不因此而便掌控了美國國策。美國的國策由所謂的 Deep State 決定方向。如果由北京政府養育出來那些缺智的智庫組織「寄情」於藍色的眾議院,希望有影嚮美中貿易戰戰況的可能性出現,從而使特朗普在G20的特習會談讓步,那顯然是坐井觀天的自我幻想。讓步的肯定是中方。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2) 從文明演變的角度觀察美國的中期選舉 (及其代議政制),亦頗為精彩 —— 人民批評政府﹑政府解釋政策﹑兩黨相互攻訏﹑電視的新聞節目整天報導選情和針鋒相對的政見 —— 沒有人頭落地,一片嘉年華的節日氣紛(台灣那邊一樣!)。制度雖有不足,但大度﹑文明,人民高談闊論,不存恐懼,可見是一個健康的社會。阿美利堅的強大,在其開放自由的制度,不在耍小手段的小聰明,其理自明。

下面進一步略做分析。

二﹕美中貿易赤字﹑人民幣﹑美國庫財

2017年,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貿易赤字為3,750億美元。這個數字可如下拆解。美國從中國入口貨品的價值為5,060億美元,而美國出口中國貨品的價值為1,300億美元。這兩個數字可繼續拆解如下。美國從中國入口的最大量貨品有三類﹕電腦及配件(770億) ﹑手機(700億)﹑成衣及鞋類(540億)﹔美國出口中國的最大量貨品亦有三類﹕商用飛機(160億)﹑大豆(120億)﹑汽車(100億)。2018年,特朗普啟動美中貿易戰後,中國取消了美國大豆入口,以圖打擊特朗普的選區支持率﹔特朗普則對中國出口美國的鋼鐵及其他貨品徵稅。

表面的原因很簡單。雖說「表面」,但卻真確。中國是一個史無前例的血汗工廠。它生產的日用消費品的成本比其他國家都低。勞動力在一個號稱「社會主義」的國家極度廉價,比資本主義社會的勞動力更不值錢,也是諷刺到極點的現實。

另一個原因卻在人民幣身上,就是與美元掛勾的匯率。人民幣與美元的掛勾已有二十多年的歷史。踏入二十一世紀之後,中國央行(中國人民銀行)提出了人民幣市場化的想法,2009年的「全球性」經濟危機又把北京嚇得卻步不前﹗中國央行的懸而未決,不敢與美元脫勾並市場化人民幣的舉動所暴露出來的其實是人民幣的脆弱,同時亦是中國經濟最(?)脆弱的一面。

人民幣匯價向來是不很緊地釘著美元,但2015年,中國央行宣布將使人民幣追蹤一籃子貨幣,其中包括美元(佔26.4%)﹑歐元(21.4%)﹑日圓(14.7%)﹑港元(6.6%)﹑澳元(6.3%),還包括俄羅斯盧布、加拿大元、馬來西亞令吉等。[1] 中國央行暗示的說法是,此舉將令人民幣兌美元擁有市場化的調整空間云云。但港元和美元以聯繫匯率方式掛鉤,所以實際上美元仍然佔整個籃子貨幣權重的三分之一。整个操作原则也很简单,人民幣以不緊貼的方式与美元掛勾。當美元跌價,中國通過購買所謂的U.S. Treasurys(美國庫財)來支持美元。「庫財」是我的翻譯。中文經濟學界似乎沒有對「Treasurys」這個簡稱做過翻譯。美國庫財就是坊間說的美國國債,包括短期國庫券(bills)﹑中期債券(notes)和長期債券(bonds)。國庫券為期不到一年,中期債券為期2﹑3﹑5及10年,長期債券為期30年。正因為有不同的terms to maturity,即償還期,因此而有操作的餘地。

一直以來,有一個說法認為北京持有的大量美國庫財是對付美國的殺手鐧。眾所周知,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美國庫財的最大持有者。截至2017年底,中華人民共和國持有1.18兆或11800億美元(還沒有包括香港持有的1900億)。這裡有三個問題,因而使上述說法成為一種天真的幻想。三個問題的核心都必須歸咎於龐大的持有量。第一,大量出售美國庫財實在是打七傷拳。如要大量出售,其中一部份必然要以損失價賣出。這個「其中一部份」可大可小。一旦出現骨牌效應,即其他國家相繼出售所持有的庫財,從而使市場上的價格暴跌,首先受害的是自己。第二,事實上,中國大陸自今年七月已連續多月減持美國庫財,但巴西﹑沙地阿拉伯等國卻趁機搶購,反以促使外國持有美國庫財總額增加至354億美元。第三,早在2010年七月,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已經排除了拋售美國庫財的手段,原因很簡單,這麼龐大的資金放在哪裡﹖黃金市場不穩定,難道全部換作人民幣儲備﹖

人民幣(及中國大陸的經濟)與美國庫財的關係是一個勢成騎虎的關係,從一開始便是騎上虎背。

不知是誰的高見﹗

三﹕中國大陸經濟模式的結構性缺陷

美中貿易失衡的一個關鍵性因素在於人民幣的兌換價。特朗普政府認為北京人為地低估了人民幣值15% 到40%。在2000年前後,這個數字可能是對的。小布殊和胡錦濤啟動的《高層對話》(Senior Dialogue,2004)和《戰略經濟對話》(Strategic Economic Dialogue,2006) ,到後來在奧巴馬政府時期演變而成的《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U.S.-China 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美方的其中一個關注點就是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在前美國財長H. 保爾森(Henry Paulson) 遊說下,中國央行繼續強化人民幣對美元匯價。所以從2000年到2013年為止,人民幣對美元每年升約2-3%。特朗普入主白宮後,到2017年7月(美中貿易戰前夕)時,《對話》暫停。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前有一段情節,頗堪玩味。2013到2015年間,美元走強達25%。因人民幣仍然與美元掛勾而被帶動升值。中國貨品被逼降價才能與東南亞國家的公司競爭。也是在2015年,中國央行試圖使人民幣與美元脫勾,人民幣的兌匯價隨即下墜,顯示人民幣估價過高。這或許表示特朗普政府高估人民幣的幣值,但另一方面,2015年發生的事件亦可以是一個中國經濟泡沫化的指標。正常來說,一個健康強勢的經濟會帶來一個強勢的貨幣。原因很簡單,一個強勢的經濟表示有錢可賺,因而引入國外的投資者,並對本地貨幣增加需求,結果是本地貨幣對外幣走強。現在我們見到的是一個異常的現象。如果中國經濟的確如北京政府宣傳中的強大,人民幣不可能害怕市場化,亦不可能一與美元脫勾即瞬間下墜﹗

一個例子即能點出中國經濟的泡沫現象。中國房屋的空置率一直高於 20%(即約五份之一或五千萬住宅單位空置!)﹕一線城市﹕21.2%﹔二線城市﹕21.8%﹔三線城市﹕23.2%。這是2013年的數字。[2][3][4] 但離奇的是,至少在過去十年,中國房地產價格卻連續上升不跌。其他專為 GDP 維穩的例子也不少,譬如內地企業融資問題(等同呃錢﹗)。內地企業融資就是填補巨大的經濟黑洞,在資金鏈陸續斷裂之下,香港就是被騙的最大受害者之一﹕[5]

 

 

北京政府和中國央行不可能不知道今日的中國經濟已經是一個龐大的泡沫黑洞。在特朗普對許多入口美國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後,自今年四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的匯律下跌了超過 8%,使中國商品變得更便宜。[6] 顯然,中國的確是人民幣匯率的操控者,而且北京政府必須操控人民幣匯率,否則中國經濟泡沫即瞬間爆破。以中國當前的經濟模式來說,人民幣遠離市場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廉價勞工對中國大陸工人的生活影嚮最大,對國際貿易屬邊緣性。人民幣故意走弱而使中國商品在國際貿易中佔了便宜。這是最為西方國家咎病的一個地方。但矛盾的是,如果前面的分析接近真相,北京必須操控人民幣的匯率才能維持經濟泡沫不破。這是中國大陸經濟模式的結構性缺陷。讀者不要問我如何理解中國的經濟模式,因為其中涉及太多權力傾輒的問題,不能明言﹗

四﹕正常的競爭與不正常的競爭

美中貿易戰之初,北京統一口徑,說「奉陪到底」。當然,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是戰狼了。記得老毛對大陸人民講過,美國是紙紮老虎﹔但他自己知道,老美並非紙紮老虎,否則老毛便不會要全國人民「要核子,不要褲子」了。事實說明一切,口號僅僅是權力的工具,是說給被統治者聽的。

歷年以來,中國對外的宣傳口號總是所謂的「雙贏」,說穿了不外乎是給對方一個龐大的市場和廉價的勞動力,讓你賺一點錢,以此換來對方的資金和技術成就,值以壯大中共的統治權力。北京設了這樣的一個局,以為西方人都是傻瓜。誰不知,西方國家是自願當「傻瓜」。

這些年來,西方國家固然是為了開拓一個可觀的市場而遷就中國的苛刻條件,但西方文明在擴張性的利益追求之中還有另一個理想性的基因﹔兩者相互競爭﹑調整。所謂的「竭制」中國,更多的是竭制一個制度。你不可以說你的核心價值是民主,但人民沒有選舉的權利﹔你不可以說你的核心價值是自由,但人民沒有閱讀外國報章的權利﹔你不可以說你遵守自由市場的規則,但又強行合資經營的規定 (基本上是利用外資和外國技術,中方提供的則僅是廉價勞工﹗),到取得對方的技術後便用各種方式把外商踢走。香港人也是受害者。上世紀八十年代,大陸「開放」之後,大批的香港管理人材北上幫助大陸企業起步﹔這些大陸企業踏穩腳步之後,從九十年代後期開始,便將這批開荒牛「用完即棄」。對西方國家來說,尤其是美國,不遵守公共規則的行為之中最嚴重的當然是公然「盜取」西方技術,罔顧知慧產權的事情。其中當然亦涉及國家安全問題﹗

你不可以一方面對內宣傳,中國大陸與西方世界是零和遊戲﹔另一方面則對外宣傳,中國大陸尋求的是一個與西方世界雙贏的局面。

西歐國家﹑加拿大﹑日本等與美國的貿易同樣存在競爭,但由於大家的制度相似,都遵守公共規則,所以雙方之間的競爭大致上公平,即雙方都可以接受以至容忍若干程度的傾斜。這樣的競爭基本上不會導致任何形式的熱衝突。

但在與中國大陸做生意,情況便很不一樣了。整個表現出來的勢態是一個肆無忌憚的粗暴的掠奪行為。最讓老美頂唔順的是,中國人總是覺得自己最聰明,最懂得玩計謀﹑手段,總是把西方人(特別是美國人)看矮一截。換句話說,不尊重對手的智慧。這是中國共產黨在國際交往上最大的敗筆,總是以為人家看不懂它的路數。

不論對外或對內,當你把自己的缺乏誠信看得若無其事,禍根便種下了。

五﹕結語

除了開拓市場之外,美國(及西方國家)更希望中國政治制度亦隨著經濟發展而開放﹔這其實也是香港人及中國人民的想像。

但近年的發展卻有反其道而行之勢 (事件敏感,詳情略過)。美國政府放棄繼續遷就北京是遲早的事。今日便發生了﹗

中國大陸「開放」後,共產黨的權力依據是經濟。

美中貿易戰恰恰擊中這個要害。

所以月底 G20 的特習會談不會有什麼奇峰突出的情節,讓步的肯定是中方。看一下兩國之間的貿易交往便了解是什麼回事﹕中國大陸輸出的是低端商品,如衣服鞋物﹔美國輸出的卻是高端技術。大陸根本手上無牌可出。香港那些無知的寫手不要再推波助瀾,叫囂中國要「奉陪到底」了。

如要作進一步的預測,我想較大的讓步可能不會公佈,為的是要照顧「中國人民的感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Kimberley Amadeo: US Trade Deficit with China and Why It’s so High (The Balance), Nobember 07, 2018.

[2] Kaiji Chen & Yi Wen: The Great Housing Boom of China (Working paper for the Frederal Reserve Bank of St. Louis), August 2016.

[3] Richard Koss & Xinrui Shi: Stabilizing China’s Housing Market (IMF working paper), 2018.

[4] Bloomberg News: A Fifth of China’s Homes are Empty, November 9, 2018.

[5] 東方日報﹕內企債爆褒燒到香港,2018年11月12日。

[6] Christopher balding: Why is China’s Currency Falling? (Bloomberg), July 27, 2018.

4 thoughts on “美中貿易戰﹕一個懸崖性指標

  • 2019-01-20 at 6:35 am
    Permalink

    作者你要明白(我是好意相勸,希望你認真思考):
    1.你作為一個香港人,也是一個中國人。你要懂得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和唇亡齒寒的道理。所以,你要時刻維護中國的利益,不要老是喊北京怎樣怎樣。深圳河北邊,生活的都是你的同胞。你的祖先即便不是百年內遷移過去,也是千年內遷移過去。
    2.中國大陸政府沒有損害公民的通信自由,本來谷歌和臉書都是允許他們經營的,但是他們一定要把服務器設在美國,所以才關閉在大陸業務。大陸被墻的網站,看似好幾個,但是其他幾百萬無數多網站都是自由訪問的。
    3.中國的政治現實確實需要強大的中央集權,西方這種散漫慣了的社會,都已經出現許多危機,你怎麼能把這一套運用在十三億人的大陸?你讀讀李光耀的書,不要囿於成見。
    4.大陸絕對沒有對不起香港。二十年來,中央沒有干涉過香港事務,稅收、貨幣、貿易、人員流動、司法,這是多大的權限?要知道你是國家的一個城市,你本身哪來的特權限制其他地區人員的出入?香港的金融、自由貿易之所以發达,全依賴於中外的溝通。如果中央把這些全給上海或者海南,香港立即衰退。
    5.廣東話和繁體字不是優越的表現,至於曾受英國統治就更不是。廣東話也不同於中古漢語,繁體字大陸也不是不用。大陸能寫一手好字的人,比香港總人口多五十倍。

    Reply
  • 2019-01-20 at 6:45 am
    Permalink

    Treasury居然被你翻譯成庫財,我真是又氣又笑。國債這個詞都沒聽說嗎?
    國內上財、人大、清華的經濟學都非常出色,他們每年出很多中文教材,如果香港沒有,就網購來看看吧!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