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的案例及其啟示

作者﹕黃盛

 

要了解委內瑞拉的個案,必須先認識幾個政經用語,否則便會掉入法律脈絡中的所謂各執一詞的你一言我一語(my word against yours),即唯一的證據也不外乎是各自的「說法」。

一﹕石油國

所謂的「石油國」(petrostate)通常具備三個特徵。這不是說以下的三個特徵界定了所謂的「石油國」﹔而是說,在今日的歷史發展中出現這樣的一個現象,即石油國都或多或少地具備以下的三個特徵。

(1) 國家收入嚴重依賴石油和自然氣的出口,

(2) 經濟和政治權力高度集中在少數精英的手上,

(3) 政治制度薄弱﹑無責任承擔機制﹑腐敗現象普遍存在。

這類石油國包括印度尼西亞﹑伊朗﹑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卡塔爾﹑尼日利亞﹑喀麥隆﹑墨西哥﹑厄瓜多爾等,以及最近動蕩不安的委內瑞拉。

以上的三個特徵其實互為表裏。當經濟和政治權力高度集中在少數「精英」的手上,國家財富必然由這批少數精英所操控﹔政治制度薄弱﹑無責任承擔機制﹑腐敗現象普遍存在亦屬常軌,因為經濟學者早有(合理的)結論,壟斷是(真誠)改革的敵人,因為改革存在否定壟斷的可能性﹗當政經權力高度集中,掌控權力的「精英」朝思暮想的往往是自身權力的維繫,而不是人民和國家的利益和發展,尤其是人民和國家的利益與少數「精英」的利益產生衝突的時候。既然已經掌控權力,少數「精英」必然會運用這個權力來維護既得利益。當「精英」並非真正的精英時,即「精英」並無學識,所行決策便亦往往是動亂的根源。很可惜,尼古拉斯•馬杜羅就是這樣的一個「精英」。他或許是卡斯特羅的好學生和查韋斯的追隨者,或甚至是一名革命者,但對於如何運作一個政府和如何發展一個社會,馬杜羅顯然力所不逮。

 

二﹕荷蘭之疾 / 資源詛咒

1970年代,荷蘭在北海發然自然氣。此為「荷蘭之疾」的由來。

荷蘭之疾是對經濟產生的一種負面影響。新發現的資源,極需謹慎處理,否則資源熱潮的出現會引入大量外國資本,從而導致當地貨幣升值,並進而推動進口(由於當地貨幣升值,入口貨品價格便相對地便宜了)。更嚴重的是,資源熱潮從該經濟體的其它行業(譬如農業和製造業)大量吸納勞動力和資本。對一個經濟體的健康狀況來說,這類「其它行業」,如農業和製造業,比增長或競爭力的指標更重要。隨著勞動密集型的出口產業逐漸衰退或以至枯萎,失業率會隨而高企,並促成這個經濟體進入一個惡性循環,即這個經濟體必須更加依賴本土資源。以石油國為例,它們的經濟體在難以預料的全球能原價格擺動和難以預料的全球資本流動(或外逃)的因素影響下將變得十分脆弱。

 

三﹕資源詛咒與政府

所謂的「資源詛咒」(resource curse)對政府管理亦有意想不到的影嚮。石油國擁有龐大的石油資源,因而導致整個國家的經濟體逐漸向著石油產品的出口傾斜。換句話說,石油國政府的收入越來越依靠出口收益,而不再依賴稅收,從而弱化了政府與公民之間的關係。這樣的一個社會基本上在一個由上而下的領導框架內操作,缺乏法制系統﹑獨立的公務員制度及私營商界(private sector),因為龐大的石油收益間接支撐著這個政府的「認受性」﹔當政府能夠用集權意志解決社會上一般性的衣食住行問題,在短時間內,社會上不會出現衣食住行以外的訴求,譬如決策參與權的訴求。在這樣的一個體制內,政府與公民的關係是一個簡單的賦予和接受的關係,因此無需健全的法制系統,更不能有獨立的公務員制度,私營商界則可有可無。

利比亞可說是資源詛咒的一個上佳例證。地理上,93%的利比亞土地的年均雨量少於100mm。[1] 沙漠化和有限的淡水資源一直都是利比亞的煩惱。1960年代以前,利比亞的經濟是一個農業經濟。1956年,利比亞聯合王國首次允許外國公司進行石油鑽探,1959年首次鑽探成功。1960年代間,利比亞從一貧窮國家,一躍而成最富裕的國家之一(按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計算﹗[2])。1969年,卡扎菲政變上台,之後在石油資源的支援下,卡扎菲實行全民免費教育(據說質量極差﹗)及全民免費醫療﹔大量建造公路﹔實施全世界最大的灌溉項目等政策。四十年的獨裁統治,雖具備資源財富,卻一直沒有發展民主制度﹑沒有成熟的私營企業﹑沒有學術﹑沒有技術,只有卡扎菲賦予其人民的小恩小惠。先撇開國際政治的陰謀詭異不說,最終的問題還是﹕為什麼受盡卡扎菲「恩惠」的利比亞人民沒有奮起保衛卡扎菲的江山呢﹖

四﹕委內瑞拉 – 可預見的結局

種種跡象顯示,委內瑞拉是另一個利比亞。無論是西方的經濟學家還是站於敵對陣營的經濟學家都不得不承認查韋斯去世後的委內瑞拉是一個處於失效狀態中的石油國。

在缺乏宏觀經濟透明度(macroeconomic transparency)的情況下,準確的數字是不可能的。但根據IMF的數字,委內瑞拉的經濟在2013-2017之間收縮了超過三份之一,單去年便收縮了18%。更甚的是,同樣來自IMF的估算,委內瑞拉國內的惡性通貨膨脹在2019年下半年將達至10,000,000%。

在國際儲油量排名中,委內瑞拉排名第一,為何落得今一下場﹖如果前面的分析大致正確,委內瑞拉的今日之局,與資源詛咒不無關係。

首先,對石油的嚴重依賴必須是其「先天性」缺陷。有多依賴﹖委內瑞拉的石油銷售佔據了全國出口收入的98%﹗換算為GDP則佔50%﹗減產是另一致命因素。查韋斯執政期間,委內瑞拉每日生產3500萬桶石油。馬杜羅上台後,產量一直下滑至僅有該數字的三份之一。2018年的產量則達至最新低位。至2018年為止,GDP連續第三年萎縮兩位數。自2017年底拖欠以來,委內瑞拉已經欠付數十億美元的借債。近年高於80,000%的通貨膨脹率則更是火上澆油了。[3]

總的來說,嚴重依賴石油資源是委內瑞拉政府的原罪。在資源足以製造財富的時期沒有發展健康的私營商界是今日馬杜羅政府獨力難支的原因。缺乏一個有效的民主運作機制當然亦會為政權更替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不作預測的政治評論都是廢話。馬杜羅的下台將會見於近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Abdulmagid Abdudayem and Albert H.S. Scott: Water infrastructure in Libya and the water situation in agriculture in the Jefara region of Libya (African J. Economic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Vol. 3, No. 1), 2014.

[2] Tatenda Gwaambuka: Ten Reasons Libya Under Gaddafi Was a Great Place to Live (The African Exponent), April 9, 2016.

[3] Patricia Sabga: What Brought Venesuela’s Economy to Ruin? (Al Jazeera), February 1, 201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